学校首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媒体北农
媒体北农
【北京日报】 贺兰山下的“紫色传奇”
来源:   作者:记者 白波   日期:2018-08-29 10:19:36   阅览次数:

    “没来过的时候都觉得宁夏是塞外,很遥远。来过了才知道宁夏有多近。从北京坐飞机,1个半小时就到了。”今年是张言志到宁夏建起葡萄酒酒庄的第5个年头,去年规划面积2万亩的新酒庄开建后,他便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从北京放到了宁夏。

    经过近10年的飞速发展,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贺兰山东麓,一条绵延200公里的“紫色产业带”已经崛起。这里生产的葡萄酒不但享誉国内,还在国际赛事中频获大奖。

    昔日荒滩却是绝佳产地

    宁夏贺兰山东麓,曾是一片无人问津的戈壁荒滩。这里土壤贫瘠、干旱少雨、昼夜温差大,不适宜农作物生长,却是绝佳的酿酒葡萄种植地。“肥沃的土壤会让葡萄‘变懒’,贺兰山东麓的这种砂石土壤才能让葡萄的根系尽可能深入,提升酿酒葡萄的品质;法国波尔多每年的日照时数是2000小时,这里接近3000小时……”张言志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当初,在考察过全国各大知名葡萄酒产区后,他得出结论——宁夏拥有国内发展葡萄酒产业最好的综合条件。

    如今,贺兰山东麓已拥有全国最大的57万亩酿酒葡萄种植面积,坐落着大大小小86个葡萄酒酒庄,年产葡萄酒10万吨,综合产值达200亿元。86个已建成的酒庄和113个正在建设中的酒庄,它们的主人既有行业内指标性的大型央企和知名品牌,也有像张言志这样来自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寻梦者和业界精英。

    酒庄的经营者们无不感叹:宁夏葡萄酒的发展壮大得益于政府的强力支持。2015年,宁夏葡萄花卉产业发展局更名为葡萄产业发展局,并升格为正厅级单位。宁夏是全国第一个为葡萄酒产业设立专门省级管理机构的省份。

    北京专家倾情技术支持

    不就是酒厂吗?提到“酒庄”,这或许会是大多数人初步的认知。但一个“庄”字,却分明使酒庄这个称谓变得与众不同起来。自种,自酿,自销,所谓酒庄,即是包含葡萄酒从生产到销售全过程的综合体。

    “好葡萄酒是种出来的。”邵青松是宁夏人,在他酒庄的葡萄园内,从葡萄藤的高度到每根藤上葡萄的串数都有严格要求。谈起酒庄和葡萄种植,他提到频率最高的就是“管理”二字。

    这个月初,澳门银河官网副教授李德美又去了一趟宁夏,在采收季到来前帮酒庄观察葡萄的长势。李德美是中国农学会葡萄分会副理事长,2005年他第一次去宁夏为葡萄产业做技术指导时,宁夏酿酒葡萄的种植技术还远没有今天成熟。

    李德美介绍:“在那之前宁夏的葡萄经常出现在冬季埋土期间冻死的情况。我建议他们通过沟栽来防冻,同时采取‘倾斜上架’并加大种植行距以便埋土。当时关于沟栽还是平栽存在争论,我坚持还是要进行沟栽。他们采纳后,沟栽方式一直保持到现在,还在2013年成为宁夏葡萄种植的标准之一。”

    2005年起,为了葡萄的事儿,李德美每年都要往宁夏跑个十次八次。在他影响下,宁夏葡萄酒产业和北京的行业专家形成了长期的合作互动机制,20多名北京专家为宁夏葡萄酒的发展出谋划策,贡献着力量。

    为生态移民提供12万个岗位

    邵青松的酒庄位于永宁县闽宁镇原隆村。闽宁镇是全国知名的生态移民示范镇,原隆村则是永宁县最大的生态移民村,安置了来自宁夏南部固原市原州区和隆德县的移民1万多人。每年的3月至10月,原隆村的上百名村民都会在邵青松的葡萄园里务工,其中98%都是女性。

    一样是农活儿,葡萄园里的工作无须太多培训,村民们很容易便能驾轻就熟。每天干8小时,中午还能回家照看孩子,做饭、休息,一个月下来能挣3000多元。现在,不少当初的建档立卡贫苦户都已实现了脱贫。

    宁夏葡萄产业发展局局长曹凯龙介绍,葡萄酒产业每年为生态移民提供的就业岗位达12万个,工资性收入近9亿元,占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的28%,已成为生态移民脱贫攻坚的主导产业。

    葡萄酒产业还产生了极佳的生态效益。葡萄种植充分利用了山荒地资源,酒庄带来的绿化及防护林建设大幅提高了贺兰山东麓的森林覆盖率。各具特色的酒庄和葡萄园也成为贺兰山东麓的靓丽风景线和银川都市圈的生态屏障。

打印】 【关闭